<xmp id="8kujl"></xmp>
    <cite id="8kujl"></cite>
      
      
      <listing id="8kujl"></listing>

      <xmp id="8kujl"></xmp>

      <tt id="8kujl"><rt id="8kujl"><noscript id="8kujl"></noscript></rt></tt><u id="8kujl"><rt id="8kujl"><li id="8kujl"></li></rt></u>

      伍倫春拍丨東亞寫經五種

      2021/7/27 17:55:44

      東亞,是對亞洲東部的簡稱,地理上一般包括中國、日本、朝鮮半島和蒙古。從文化角度而言,東亞文化圈則對應中國、日本、朝鮮和越南。這些地區在歷史上深受中國及中華文化影響,過去或現在使用漢字,曾共同使用文言文作為書面語,采用中國式律令制度與農工技藝,道教及漢傳佛教流行。


      伍倫拍賣推出的“東亞寫經”概念,即指除中國寫經以外的日本、朝鮮寫經。它們和中國隋唐寫經一樣,在情感上寄托著虔誠的愿力,在書法上風格鮮明,在東亞文化交流史、藝術史、佛教史上大放異彩。




      Lot 006 石山寺一切經之《瑜伽師地論》卷第四十六(卷尾 題記)

      日本天平十六年(公元744年)

      贊歧國山田郡舍人國足書

      一卷  黃麻紙

      鈐印:石山寺一切(墨)元興寺印(朱)

      24×840cm

      起拍價:人民幣1,800,000


      石山寺,位于日本大津市石山,始建于公元749年,屬日本真言宗。寺內歷代所集“石山寺一切經”的主體是寫經,其中還包含一部版經。寫經的年代主要集中在平安時代院政期,也有奈良時代、室町時代的寫本,其中亦有天平十二年光明皇后愿經、神護景云二年稱德天皇愿經等珍寶中的珍寶。石山寺法藏館所藏的“石山寺一切經”于昭和二十八年(1954)十一月被指定為日本“重要文化財”。




      “石山寺一切經”縱約24厘米,行17字,烏絲欄,卷首均鈐有無廓黑印,其中一些印章的下端或右半部被切斷,是由于天明(1781-1788)至寬政(1789-1800)之間曾被改裝成經折裝的結果。



      Lot 006 石山寺一切經之《瑜伽師地論》卷第四十六 卷首



      此《瑜伽師地論》卷第四十六的抄寫者贊歧國山田郡舍人國足,是贊歧國有力豪族中的一員。“石山寺一切經”中的《瑜伽師地論》共100卷,由他所發愿的如今僅存26卷。除20卷仍存石山寺外,卷四十二、卷八十五現存天理圖書館,卷四十一、卷五十九現存唐招提寺,卷六十五現存京都國立博物館。



      Lot 006 石山寺一切經之《瑜伽師地論》卷第四十六 題記


      天理圖書館所藏卷第四十二背面亦鈐“元興寺印”朱印,說明它在漫長的歷史中曾與此卷同入藏南都元興寺。


      此卷首尾完整,行筆純熟不失莊重,結字穩健不失靈動,用紙質量極高,薄韌光潔,觸手如新,松煙墨醇黑發亮,仿佛舍人昨日方挑燈寫就,不意竟來自一千二百多年前。其收藏價值極高。



      《石山寺古經聚英》,第95號,天平十六年贊吉國山田郡舍人國足書《瑜伽師地論》卷第八十四(一切經39-31),P.77,石山寺法藏館,1985年。



      Lot 006 石山寺一切經之《瑜伽師地論》卷第四十六 卷尾



      Lot 006 石山寺一切經之《瑜伽師地論》卷第四十六 局部




      Lot 006 石山寺一切經之《瑜伽師地論》卷第四十六 局部








      Lot 009 泥金書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四百卅四全帙 卷尾

      12世紀 日本平安時代末期

      一卷 紺紙金字 

      鈐印:陳大海外搜奇印記(白)、明遠鑒定(朱)、寶拙庵藏(白)、泉石粼粼居圖書(朱)

      24×835cm

      起拍價:人民幣250,000



      Lot 009 泥金書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四百卅四全帙 卷首

       

      平安時代(公元7941192年)是一個承上啟下、繼往開來的時代,是日本書道史上的黃金期。初期有“平安三筆”——空海、嵯峨天皇、橘逸勢;中期有“日本三跡”——小野道風、藤原佐理、藤原行成;后期則興起了假名書道,即日本獨特的“和樣”書道,與用漢字書寫的“唐樣”書法形成了雙峰對峙的兩大陣營。


      由于平安時期的佛教逐漸轉向祈禱國泰民安、圣壽萬歲和五谷豐登,將著眼點更多地放在現世的利益上,進入十一世紀后,一大批光彩奪目的裝飾經奪目登場了,雍容華貴的紺紙金銀字寫經就是其中之一。


      Lot 009 泥金書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四百卅四全帙 局部


      此卷紺紙金字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四百卅四全帙,凡十四紙半,全長8.35米,每紙三十一至三十二行不等,每行十七字,以銀泥為界欄,金泥書寫,文字煜煜生輝。其書寫風格、使用材料與東京國立博物館藏平安時代后期紺紙金字《法華經》卷第五、永久五年(1117)藤原清衡發愿寫紺紙金銀字一切經“中尊寺經”、鳥羽院發愿寫“神護寺經”等風格一致。



      參考:鳥羽院發愿寫“神護寺經”之《鞞摩肅經》卷尾



      參考:藤原清衡發愿寫紺紙金銀字一切經“中尊寺經”之《大唐西域記》局部




      Lot 009 泥金書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四百卅四全帙 局部






      Lot 001《華嚴經》斷簡

      8世紀 日本奈良時代寫本

      一張 黃麻紙

      22.9×26.3cm

      無底價


      日本寫經史上最輝煌的時期,必稱奈良時代(公元710-794年)。此時的中國正處盛唐,日本因積極學習唐文化,亦盛象空前。日本王室將佛教視作“鎮護國家之要法”,有意大興佛事;而留學僧玄昉從中國攜帶大量佛像及五千多卷大藏經回國傳播,促進了日本國內寫經活動流行。奈良時代到平安中期,被公認為日本最重要的寫本時代。


      此經即為一段奈良時期的《大方廣佛華嚴經》斷簡,起“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”,迄“無量功德為世之尊如今我身”,存110行,行17字。紙質堅韌,墨色清潤黝黑,書風高古,筆勢頓挫分明,頗有圣武天皇寫經的陽剛之氣。





      Lot 002《文選集注》斷簡

      10世紀 日本平安時代寫本

      一行 皮紙(附收藏者簽條一行)

      2.8×26.5cm

      無底價


      奈良、平安時代,盛行尊崇中華文化的潮流。我國現存最早的詩文總集《文選》在日本成為知識階層的必讀書。尤其是李善注本,更為貴族珍重,正倉院就藏有圣武天皇、光明皇后時期由經生抄寫的李善注《文選》。


      此簡雖僅存正文一行、小字注二行,但筆力雄奇,氣象貫通,鋒棱與稚拙并重,具有鮮明的中國南北朝時期書法風韻,這正是崇尚文化復古的日本平安時代的正統書風。


      這行文字出自東漢崔瑗《座右銘》:“隱心而后動,謗議庸何傷?”結合上下文意為,審度是否合乎“仁”的標準再做出行動,別人的誹謗議論對自己又有何妨害呢?



      參考:佐藤道生,《日本漢學研究與古筆切的利用》,《慶應義塾中國文學會報》,第3號,P40



      參考:大阪市立美術館編《唐鈔本》,第39號,日本重要文化財,天理圖書館藏五臣注《文選》卷第二十,同朋舍出版,1981年,P132






      Lot 010  高麗寫經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第二百八十全帙


      新羅時代 唐乾寧三年(896

      一卷 白麻紙 

      尾題:乾寧丙辰四月八日謹記。

      題記:菩薩戒弟子南賠(當為瞻)部洲高麗國金海府戶長禮院使許珎,壽(當為禱)主圣邦安兵消,禾稔慈親益壽,先故升天,及弟子福昌,諸親命久。謹成六百大般若經,永云供養。重熙十五年(1046)丙戌四月日記。

      24×898.5cm

      起拍價:人民幣100,000



      Lot 010  高麗寫經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第二百八十全帙 卷首



      Lot 010  高麗寫經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第二百八十全帙 卷尾



      現在已知的朝鮮半島所留存的最古老的寫經,是現藏韓國湖巖美術館的天寶十四年(755,新羅景德王十四年)抄寫的細字白紙本《八十卷華嚴經》,每行三十四字,共八卷,被韓國列為國寶。因為高麗時代所留存下來的紙本墨書寫經絕少,大多數都是紺紙金銀字寫經,且多為十世紀以后所書。


      此卷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第二百八十,首尾俱全,卷末有抄寫者所署年款曰:“乾寧丙辰四月八日謹記”。乾寧是唐昭宗李曄的年號,乾寧丙辰為公元896年,是中國的晚唐時期。當時高麗是唐的屬國,故奉唐正朔。



      Lot 010  高麗寫經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第二百八十全帙 卷尾題記



      卷末尾題、年款間又有供養人題記:“菩薩戒弟子南賠(當為瞻)部洲高麗國金海府戶長禮院使許珎,壽(當為禱)主圣邦安兵消,禾稔慈親益壽,先故升天,及弟子福昌,諸親命久。謹成六百大般若經,永云供養。重熙十五年(1046)丙戌四月日記。”重熙是遼興宗耶律宗真的年號,此時高麗又成為遼的附庸,故奉遼之正朔。


      此經為皮紙墨書,每紙長約45厘米左右不等,每行17字。從紙張質地上看,與同時期的中國寫經、日本寫經用紙有明顯區別,而與之后的高麗、朝鮮時期的紙張類似。書風豪放灑脫,一氣呵成,頗有南北朝時期的古拙之風。唐末寫就,歷遼而猶受供養,傳之今日仍首尾完整,尾題、題記、燕尾一如寫成之日,且為世界各大博物館遺珍,其珍貴程度不待多言。 



      Lot 010  高麗寫經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第二百八十全帙 局部



      山川異域,風月同天。寄諸佛子,共結來緣。



      • 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18號恒基中心辦公樓一座1909室
      • 電話:010-65188159   010-65185991(傳真)
      • 郵箱:wulun@wulunpaimai.com

      ?版權所有:北京伍倫國際拍賣有限公司

      京ICP備16042377號